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谢俞贺朝 > 7.第七章
    太找揍了。

    听听这理所因当的语气。

    两队人马立刻厮打在一起,打得不可开交,周大雷恨不得脱了上衣光着膀子燃烧自己全身的能量,让他们知道惹怒他的下场:“抢我紫武,抢我紫武,我让你抢我紫武!”

    “没抢,这能叫抢吗,技不如人就甘拜下风,操.你妈别打脸!”

    一片混战之中——

    谢俞眼睁睁地看着刚才那个挑起纷争的、看起来浑身散发老大气场的口罩少年不动声色地在里头划着水,划着划着就离开了战场,划水技术相当高超,居然没有人发现他悄无声息地溜走了。

    走出混战圈的时候,他甚至还抬手理了理头发。

    非常注重形象。

    “……”

    大夏天,这个人穿着长袖长裤,脸上还戴着口罩,看不清楚五官。

    他明显也想往树荫底下走,环顾四周,只有谢俞站的那片地方没有太阳,于是谢俞身边很快多了一个人。

    口罩个字挺高,比谢俞高了半个头。

    他和谢俞并排站着观战,然后不紧不慢地从衣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粉红色,草莓味真知棒。他三两下剥开糖衣,温度太高,糖有些化了,谢俞闻到空气里弥漫开一股甜腻腻的味道。

    然后这人拉开口罩,黑色布料松松垮垮地兜在下巴上,叼着棒棒糖吃了一会儿,他吃糖没什么耐心,含了一会儿用牙齿咬碎,等要找地方扔垃圾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身边站着的这个人可能也是对面阵营前来讨要紫武的选手。

    谢俞忍了一会儿没忍住:“看什么看。”

    偷偷盯着别人看还被人直接说出来,那人没有半点不适,他面不改色地重新把口罩拉上,手指勾着布料边沿,黑色布料和手指形成鲜明对比,肤色看起来有种不正常的白:“你也是他们那边的?”

    谢俞说:“是又怎么样。”

    口罩想了一会儿,说:“朋友,过两招?”

    对面战况惨烈,老实讲,谢俞觉得挺丢人,不是很想动手:“朋友,劝你珍惜生命。”

    口罩将袖口往上折了两折,露出一截精瘦的手腕:“巧了,我就喜欢找死。”

    交手两个回合之后谢俞不得不承认这人身手意外地不错。

    干架姿势极其利落,一气呵成,快、狠、准,不小心挨到一下能顺着皮肉疼到骨头。

    谢俞从小就在人群里摸爬滚打,小时候挨得揍多了,十岁之后基本上就只有他揍别人的份,鲜少能体会到被人压制的感觉。

    但也只是片刻的功夫,在谢俞耍阴招将口罩绊倒之后,两个人的战场变成了地上。口罩缓了好一阵才固定住谢俞的胳膊,想从谢俞身下起来,冷不防又被谢俞抬膝盖顶在肚子上。

    “等会儿——”口罩说,“你知不知道今天地表温度多少度?”

    虽然这几天高温红色预警,每天都有人在地面上做荷包蛋实验。

    谢俞想说你一个大男人没那么娇弱吧?

    就在谢俞晃神的时间,口罩直接压着他一个翻身,两个人位置瞬间调换,口罩扬了扬眉——他眼窝深,眉眼间距又窄,眼神深邃。

    他凑得很近,一只手撑在谢俞脖子边上,说:“挺暖和,你感受感受。”

    “我感受你大爷。”

    两个人没能在地上较量几回。

    谢俞感觉到身上突然轻了,再一看,口罩速度极快地从他身上爬了起来,拍拍衣服裤子上的灰,然后朝他伸出手,将他拉起来,嘴里突然开始胡言乱语:“……朋友,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平地也能摔,走路的时候小心点啊,你这样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逛公园。”

    谢俞实在是看不懂这个操作:“你傻逼吗?”

    口罩说:“你才傻逼。”

    说完口罩又冲对面喊:“收手——别打了,条子来了。”

    谢俞这时候才隐约听到警车声,紧接着他看到马路对面,五六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从车上一个接一个下来,隔着一条马路就指着前面喊:“蹲下!抱头!不许动!聚众斗殴!胆子很肥啊,啊!”

    他们俩离聚众斗殴的战场有点远,而且口罩反应得快,在警察下车前就拉着谢俞站了起来,警察也没有料到树底下会有两条一边乘着凉一边单挑的漏网之鱼。

    口罩搭上谢俞的肩,两个人远远地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在上午十点半逛公园的好兄弟:“不用谢,我耳朵比较好使。这样,我们串一下口供,你想要一个什么身份?我已经给自己想好了,我,就是一个早饭吃得太撑来公园散步消化的无辜群众。”

    谢俞冷漠道:“我,懒得理你。”

    口罩:“……”

    谢俞又说:“出来打架还怕警察?”

    “不是怕,”口罩耸耸肩,无所谓道,“就是觉得麻烦。”

    本来他们俩应该幸运地目送警察压着十几号人离开,但是人算不如天算。

    其中一个心理素质比较差的哥们心态崩了,他左看看右看看,没找到自己大哥,扭头一看,大哥在树底下站着呢,于是惊慌失措、像小鸡找鸡妈妈似的喊了一声:“——朝哥!”

    “……”

    贺朝心里真的是一万句国骂。

    谢俞:“招哥?你?”

    贺朝说:“我说我不是,你会信吗。”

    谢俞掰开了贺朝搭在他肩上的手,兄弟情深的戏码落幕了,立马翻脸不认人:“你该问问警察信不信。”

    警察自然是不信的。

    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总之先抓回去再说。

    警察站在他们两个人面前,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时间不太确定“朝哥”是哪一位:“招哥?谁啊?”

    贺朝主动出来认领自己行走江湖的名讳:“我,是我。姓贺名朝,卓月朝。”

    谢俞还没来得及自救,跟他们撇清关系,就听旁边那位刚刚把他从地上拉起来想跟他一起串口供的人向警察介绍说:“警察叔叔,他是我的互殴对象。”

    谢俞:“……”我真是谢谢你了。

    “一起带走,全部都给我抓回去!”

    警局里。

    他们人数太多,十七八个人排队走进去,跟走红毯似的一长排,走到指定的地方之后,人分成两排,面对面蹲下来、抱着头,特别像电视里演的那种犯罪份子。

    周大雷还觉得有点新鲜,用胳膊肘顶顶谢俞:“老谢,你觉得我们现在像不像贩毒的,这待遇——我只在电视里见过,这么想想黑水镇的警察同志真是亲切,起码还会给个凳子坐。”

    谢俞:“还想坐凳子?你就想想吧。”

    贺朝蹲在谢俞对面,没忍住,笑了一声。

    坐在会议桌最中间的那位警察敲敲桌子:“干什么,以为自己是进来开茶话会的啊?还有你,笑什么笑,你脸上咋还戴着这玩意儿,自己也知道丢人啊,给我摘了。”

    贺朝配合地摘下口罩:“不是,我紫外线过敏。”

    “那你也是挺拼,还出来打架。”

    贺朝说:“没办法,为了部落。其实我是一个和平爱好者,不喜欢打打杀杀。”

    周大雷又用胳膊肘顶了顶谢俞,一忍再忍,实在是没忍住:“我操,大帅逼啊。”

    谢俞:“周大雷,你觉得你现在蹲在局子里对着一个男的犯花痴合适吗?”

    贺朝听见了,心情不错地回敬道:“兄弟,你也挺帅。”

    周大雷嘿一声笑了,觉得这哥们有点意思:“哎,你是不是混血?长得有点洋气啊。”

    面前这人虽然蹲着,但气势丝毫不减。发型干净利落,额头大半都露在外边,鼻梁高挺,眼形狭长,双眼皮深深的一道,朝别人看过去的时候,那双眼睛似乎会说话似的,深不可测,危险又散漫。

    “我八国混血,祖上在欧洲那边混了三代,后来往东南亚发展。我爸是阿拉伯人,我妈法国的。”贺朝见周大雷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崇拜,顿了顿,不可思议地说,“……这你也信?我是中国人,纯种的,不混血。”

    眼看这两位就要越过仇恨建立起友谊,警察终于切入重点,将这段友谊扼杀在摇篮里:“你们谁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打架?”

    周大雷立马跳了起来:“因为他们抢我东西!我的紫武,那是我的勇气和信仰!”

    警察示意他打住:“子五?还抢东西?”

    谢俞听得头疼,他觉得接下去的内容实在是有点羞耻。

    果然,只听周大雷认认真真地说:“就是一把盘古开天辟地的时候用的宝刀,有999+防御值和攻击力,有了它我可以统治世界,还能卖钱。最主要的就是卖钱。”

    “我们没有偷,”另一群人不乐意了,纷纷表示,“这怎么能说是偷的,那盘古神刀就掉在地上,又没有写名字。”

    警察怀疑自己抓了一群精神病。

    为了还原最真实的打架动机,更深刻地了解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几名警察下载了“创世纪”这个网络游戏。

    这个来龙去脉让人啼笑皆非。

    他们说是聚众斗殴,也没有什么人受伤,而且警察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停手了,没有看到什么火爆的景象。

    “盘古神刀在谁手里?”

    有人举手:“我,在我这。”

    警察心里有了量刑的标准:“你登上你账号。”

    “登上去了,在那个我的背包,就是那个紫色的,嗯对……”

    然后警察接过鼠标,在右键属性里,点击了【丢弃】。

    “我想告诉你们,在和谐社会面前,盘古神刀根本就不算什么。”警察正义凛然地转过身,面对一群欲哭无泪的“犯罪少年”声情并茂道,“它再贵重,能贵重得过祖国的和平吗?”

    周大雷:“……!?”

    谢俞:“……”

    贺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