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谢俞贺朝 > 14.第十四章
    高二三班有一个内部群。

    几乎每个班都会建内部群,作用是防范老师,实现言论自由。大群里各科老师都在,有些话不方便说,如果碰到跟学生打成一片的老师那还好,但像徐霞这种更年期妇女,平日里不苟言笑威严得很,一看就知道跟他们有严重代沟。

    但是三班这个内部群有点特殊。

    不仅防范老师,他们还得防范两位称霸校园的特殊人物。

    [匿名a]:……听说贺朝把杨文远给打了?

    [匿名b]:我有朋友跟杨文远一个班,说是被打得特别严重,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

    [匿名c];八班那个杨文远?

    内部群消息一直在震,刘存浩看着“杨文远”三个字,记忆里那个曾经让他吓到肝颤的画面渐渐和这个名字重叠在一起。

    “别打我……我错了……”

    贺朝抓着那人的头发,轻声说:“我是不是警告过你,我他妈是不是警告过你。”

    杨文远跪在地上,他整个人特别瘦,脸上长满了青春痘,看上去坑坑洼洼。厕所瓷砖地面并不干净,还有几摊水渍,他哭着说:“你放过我吧。”

    刘存浩叫贺朝去老师办公室的时候,沈捷正好窜班过来玩,他自备了椅子,坐在贺朝边上,丝毫没有一点‘其他班同学’的自觉:“那个,靠窗的,麻烦拉一下窗帘呗。”

    贺朝说:“你使唤谁呢,自己拉去。”

    沈捷起身把窗帘拉上,又坐回去。他下节课是体育课,闲得不行,见贺朝手里一直捧着手机就没放下来过,好奇道:“朝哥,你玩什么呢?”

    贺朝没理他,凑到谢俞身边,给他看手机屏幕:“高手,再帮我参谋参谋?”

    谢俞送了他两个字:“滚蛋。”

    “……”

    沈捷好奇得不行:“给我看看啊,我来,我帮你参谋。”

    “滚蛋,”贺朝说,“你回自己班级凉快去。”

    沈捷坚持不懈,终于偷偷瞄到一眼。粉红色的界面,一个长发飘飘的卡通少女穿着套白色内衣裤站在衣柜边上眨巴着眼睛。

    沈捷惊了,语无伦次:“这……这莫非是那个……那个……”

    “那个无数中小学女生痴迷的换装游戏。”谢俞平静地说。

    贺朝玩了一整节课,谢俞也被他骚扰了一节课。

    贺朝每次自信满满地搭配完服装,出来的分数都不尽人意,一个关卡试了好多次,最后往谢俞面前扔:“同桌,帮个忙?”

    搭衣服跟打牌一样,可能都需要一点运气,谢俞实在被他烦得不行,随手点了几件:“你是不是弱智……这种游戏?id软小乖乖?入戏很深啊。”

    谢俞随手点完,出来得分意外地高。

    “高手,”贺朝真心实意赞美,“这怎么看怎么丑的一套衣服,得分居然可以这么高。”

    沈捷觉得世界一阵恍惚,宁愿相信是自己的品味发生了什么问题:“啊?这游戏……好玩吗?有什么它的独到之处?”

    贺朝正仔仔细细琢磨下一套衣服该怎么搭,没功夫理他。

    谢俞三两下抄完课后作业,合上说:“独到之处?特别弱智。”

    刘存浩直接从后门进的教室,他站在贺朝面前:“去一趟老师办公室,徐老师找。”

    贺朝随便应了一声,压根没把它当成什么事,隔了一会儿抬起头,发现刘存浩还站在他跟前没走:“……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刘存浩似乎是一句话憋了很久,最后他才鼓起勇气说:“你不要以为你可以为所欲为,杨文远被你打成这样……”

    沈捷听到这里,连忙打断:“等等。杨文远?什么?”

    课间十分钟,班里吵得很,没人注意到他们这个角落里正在说什么。

    贺朝却是听懂了,他敛了笑,收起手机,若有所思道:“啊,这样。”

    沈捷:“……哪样?”

    谢俞置身事外,没有任何反应。

    刘存浩其实很害怕,但是他脑子一热——他曾经一度很自责,看到同学被欺凌的时候没有上去阻止,第一反应就是扭头就跑,现在新仇旧恨加在一块儿,有点激动。

    况且现在贺朝脸色都冷下来了,刘存浩生怕自己真的惹到他。

    不过贺朝也只是把手机扔给谢俞:“帮个忙,再帮我打两关,我今天得超过前面好友列表里那个甜奶布丁。”

    谢俞拿着手机,还没来得及拒绝,贺朝已经出去了。

    上课铃正好响起来。

    沈捷拖着椅子往外走,走之前困惑地碎碎念着:“……什么打人啊,朝哥什么时候打杨文远了?没打啊,我失忆了吗。”

    这一去,贺朝一天都没回来上课。

    第二天再来的时候,人跟没事人一样。

    有老师没忍住,问徐霞:“徐老师,你们班贺朝那个事,怎么样了?处理好了吗?”

    徐霞气不打一处来:“他死不承认,能拿他怎么办?”

    贺朝被叫过去之后,全程面不改色,还跟检察官似地问杨文远要医院验伤报告,让他说说清楚自己每一个伤是被怎么打的。

    杨文远那孩子被吓得话都不会说。

    徐霞觉得这件事情压根用不着调查,有脑子的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她让贺朝主动认错,道个歉写个检讨,处分一下就完事了。

    贺朝愣是不愿意,他虽然脸上笑着,语气冷得不行:“道什么歉。杨三好,你这碰瓷碰得很熟练啊,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说我打你。”

    徐霞回忆不下去了,摆摆手:“不说他了,说得我胸口疼。”

    “超过甜奶布丁没有?”贺朝掐着点,踏着上课铃从后门走进来,站在谢俞旁边,曲起一根手指,弯腰侧过去敲了敲谢俞的桌面,“喂。”

    早自习从来都是用来补觉的,谢俞被他敲得头疼:“超个屁,自己玩去。”

    贺朝坐下来,又问:“那我手机呢?”

    谢俞在桌肚里摸了两下,摸到了扔过去。

    贺朝单手接过,打开发现已经没电了。

    昨天贺朝和杨文远的事情在年级里闹得沸沸扬扬,流言四起。

    早就听说这两个校霸爱惹事,但那基本上都是跟校外的人起矛盾,没发生在身边,还能当成传说茶余饭后谈论谈论,感叹几声“牛逼”。

    但现在贺朝整了这样一出,打的还是一个年级公认的好学生。

    [匿名a]:他今天来上课了……哇在跟谢俞说话。

    [匿名a]:屌还是谢俞屌啊,无所畏惧。可怕,我都不敢动弹。

    [匿名b]:杨文远今天出院,沈捷揪着他衣领在班里骂他不要脸……难道真的有什么隐情?

    [匿名c]:能有什么隐情啊,恼羞成怒了呗,沈捷也不是什么好学生。

    谢俞睡了一节早自习。

    贺朝不知道问谁借了充电宝,坐在边上低头玩手机。

    早自习过后第一节课是徐霞的课,徐霞刚进教室,就指着贺朝说:“你给我出去上课,站门口,别在教室里。”

    班里人看到徐霞这个态度,对“打人事件”的猜测越来越肯定。

    八九不离十,这人肯定是打了。

    贺朝也无所谓,二话不说,直接带着手机和充电宝往外走。

    谢俞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全校统一的校服,贺朝还真能穿出一种好学生的架势,腰杆挺拔、衣服干干净净、也不像别人那样作妖,把拉链拉得特别低,只是手里拽着的手机还有长长的充电线暴露了他的本性。

    贺朝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有人看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回了头。

    谢俞还没来得及把头转回去,就听徐霞站在台上说:“谢俞,你那么舍不得你同桌?”

    无辜躺枪的谢俞:“……”操?

    “那么舍不得他,你也出去,跟他一起站。”徐霞又说,“出去。”

    高二三班班级门口,上午第一节课就站了两个人。

    “够意思啊,”贺朝卡了个死角,一边冲电一边抓着手机玩换装游戏,低着头说,“舍不得我?”

    谢俞站在他边上,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回应他一个意味深长的单音节词:“呵。”

    贺朝:“……”

    谢俞就是不太想去看徐霞那个样子,埋怨恨不得都写在脸上。

    从返校那天他就感觉出来了,这位班主任明显对他们有成见,贺朝这事先不论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对谁错,她已经通过这事,捎带着看不上谢俞这个还没炸的危险品,觉得反正这两个都是一类人。

    况且看着徐霞不停冲他们翻白眼,他都怕她这眼睛别翻出什么问题。

    “高手,你看看,是这条格子裙好看,还是那件粉色的?”贺朝对换装小游戏简直可以说是坚持不懈到了一种感人的地步,“或者换件衣服?”

    谢俞看着他玩了半天,多少总结出一点称不上规律的规律:“选丑的。”

    贺朝问:“你认真的吗?”

    谢俞:“我觉得你的审美如果反着来玩这个游戏,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明显就是一句损话,贺朝还真的听进去了,他思考了一会儿说:“我操,我觉得你这个思路很不错。”

    “……”

    “你很有想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