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谢俞贺朝 > 21.第二十一章
    “默写不合格的,自己找时间来办公室。”

    英语老师刚在隔壁二班上完课,顺便把批改好的三班默写纸带着,下课过来发。她站在门口嘱咐完,又道:“贺朝,你很可以啊,默写跟做题一样,默不出就等下一个,最后给我交上来一张白纸?”

    谢俞没忍住,低头笑了一声。

    贺朝随手搭上同桌的肩,凑近道:“没良心,刚才让你给我看两眼你不给……”

    谢俞回呛:“哪儿那么麻烦,摊开书直接抄啊。”

    贺朝说不出话了。

    那节课默写的时候,谢俞犹豫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实在是突破不到那种地步,老老实实把单词抄上去了,还特别仔细地把正确率控制在60%。

    贺朝翻了一阵书,余光瞥见谢俞,开始打同桌的主意:“你居然能写出来一半?”

    谢俞面无表情:“很惊讶吗?”

    英语老师继续道:“……剩下的许晴晴发下去,看一下自己都错在哪里。今晚回家作业是一套单元测试卷,都认真点做,下周月考,别到时候就考那么点分数给咱班丢人。”

    老师说了什么贺朝没注意听,他就听到谢俞突然来了句:“你往右手边看看。”

    “看什么啊,”贺朝不明所以地转头,“什么也没……”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是万达和刘存浩。

    这两个人正目不转睛地、以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盯着他们俩个人看。

    贺朝几乎能从他们脸上看出一篇八百字小作文,还是自动滚动的那种:我以为你是小抄界王者,你却偷偷交白卷。

    目光灼热,仿佛要将他盯穿。

    “……”

    贺朝气定神闲地移开目光,只当作什么也没看见,扭头问谢俞:“晚上吃什么?”

    傍晚可以趁着开校门的空当溜出去吃一顿。

    虽然住宿生不允许随意出校门,但是放学那会儿人流量那么大,疯狗来了都管不着。

    食堂菜色平平,手艺也好不到哪里去,烧菜师傅手一抖盐放多了那都是正常现象,配的汤寡淡到不行,一大锅排骨汤里只有寥寥几块冬瓜。

    贺朝又说:“我让沈捷提前在金榜占好了位置,等会儿下课一起去?”

    “金榜?”谢俞问。

    贺朝直接当他默认了,低头给沈捷回:多占一个,我同桌也来。

    谢俞都来不及拒绝。

    他吃东西比较挑,但很少会去校外。

    二中学校附近五百米内,有十几家小饭馆,竞争相当激烈,为争夺顾客花了很多心思。但是他们不搞优惠,没有打折也没有第二杯半价,从金榜饭馆开始,整条街餐饮行业掀起了改名浪潮。

    状元楼,北大水饺,清华包子铺,就连路边小推车、随时会被城管轰走的烧烤摊都能叫985烧烤。

    站在校门口一眼望过去简直触目惊心。

    金榜饭馆在街尾,离学校最远,转过去就是另一条街,也最清静。

    沈捷挑了个四人桌,坐下来边看菜单边等人。

    菜单上基本都是些家常菜,沈捷勾了几道平时常点的,又摸出手机问贺朝:我点菜呢,你家那位俞佬爷吃什么?有什么忌口没有?

    贺朝回想起上次甜豆浆和无糖豆浆的事,觉得忌口这个问题让谢俞说大概能说个三天三夜。

    -香菜、葱、蒜不吃,油腻的不吃,太甜的也不行,最好不要辣椒。

    沈捷看着贺朝回过来的消息,陷入沉思,他认认真真地翻菜单,第一次觉得扛在自己肩上的任务那么重:“老板,你们这道辣子鸡可以不放辣吗?油也少放点,别放葱。”

    他说完,又觉得这样下去这道辣子鸡都失去了它的尊严。

    “……等会儿,我再看一会儿。”

    沈捷看菜单看得头疼,给贺朝发:这么麻烦的吗,你们这是在为难我。

    贺朝:你该庆幸,这还只是我能记住的部分。

    金榜饭馆开了很多年了,摆设看上去有些老旧,一个吱吱呀呀的大风扇吊在顶上。

    谢俞走到门口就看到店门上挂着个小横幅,上面是镶着金边的四个字:金榜题名。

    里面已经有桌人在吃饭,看起来不是二中的,这样一头黄色杂毛,搁二中能被姜主任徒手拔光。

    “这儿。”沈捷站起来招手。

    贺朝推门,门上有串铃铛,那串铃铛随着这个动作响了一阵。

    隔壁桌几个黄毛正在喝酒,看到有人进来,将酒杯抵在嘴边,斜眼看了他们几眼,然后不紧不慢地仰头把酒灌下去。

    其中那位最显眼的,脖颈处纹了一条张牙舞爪的蛇,一直钻到衣领里。

    “坐,”沈捷招呼说,“来打啤酒?”

    东西两楼赫赫有名的老大哥坐在一起,那肯定是要喝一顿啊,沈捷脑海里都能够浮现出这样的画面:他们吃着菜,喝着酒,追忆追忆自己当大哥的那些年。

    然后他就听到谢俞说了三个字:“矿泉水。”

    贺朝合上菜单,也说了三个字:“西瓜汁。”

    沈捷:“……”

    沈捷这人屁话奇多,贺朝在他的衬托之下竟也显现出三分高冷,谢俞觉得他跟周大雷两个人凑在一起去说二人转。

    “我们班老师,私底下不是开那个补习班吗,不知道被谁给举报了,捅去教育局……”

    沈捷说得正起劲,旁边一个人走过来,大概是喝高了,起身的时候不是很稳,撞了他们桌一下,正好撞在沈捷身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个,有点晕。”

    那人道过歉,跌跌撞撞往右后方的洗手间里走。

    贺朝突然撂了筷子:“等等。”

    那人脚步一顿。

    贺朝起身,慢慢悠悠朝那人走过去,神色冷下来:“怎么回事儿你?”

    “朝哥,没事,不就撞一下么,”沈捷劝,“……你这喝西瓜汁怎么也能上火。”

    谢俞抬头,看到那个脖子里有条蛇的放下酒杯,还对身边几个人使了眼色。

    贺朝说:“傻屌,你才让我上火,你摸摸自己口袋,少没少东西。”

    沈捷一愣,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后知后觉摸口袋:“我钱包呢……”

    谢俞把碗里最后一口饭吃完,又夹了一筷青菜。

    “很会搞小动作啊,业务相当熟练嘛。”

    贺朝说着抬手将衣袖撩上去,露出一截手腕。

    然后他靠近那人,然后伸手去摸他口袋,果然摸到一个软皮质地的东西,那人下意识想摁住不让人抽出来,贺朝说:“我他妈只说一遍,撒手。”

    “哥们,误会吧。”身上带蛇的黄毛言语中含着几分威胁,意思是趁现在给你台阶下,顺着爬下去就当这回事没发生过。

    贺朝笑了,挑衅道:“那你可能是误会了误会这个词。”

    于是脖子里纹了条蛇的那位摔了筷子,带着弟兄站了起来,七八颗黄毛脑袋,看着阵式还挺浩大。

    沈捷看看自己的阵营人数,都想对贺朝说:算了吧我钱包里也就十块钱……

    这么几个玩意儿,贺朝压根没看在眼里,但是气势还是要摆出来,他冲谢俞喊了句:“老谢,过来!”

    气氛剑拔弩张,一场恶战一触即发。

    沈捷外强中干,别人看着他整天跟贺朝混在一起,以为他也是个厉害角色,其实他打架不太行,贺朝也没指望他。

    然而备受瞩目的谢俞还在挑鱼刺,他握着筷子,仔仔细细把鱼刺一根根挑出来:“你们先打,等我吃完。”

    沈捷:“……”

    贺朝:“……”

    谢俞今天心情好,不想杀生,可是架不住总有傻逼主动凑上来送人头。

    “怎么,瞧不起我们?”黄毛走到他们桌面前,直接把那盘鱼给掀了,又踹了下桌子,没踹翻,又去踩地上那盘鱼肉,“吃,我让你吃,跪下来舔着吃。”

    谢俞:“……”

    “你好歹留个人头给我。”

    出了金榜饭馆的门,贺朝还在说跟谢俞一起打架体验太差:“有你这么抢人头的吗,我打得好好你非把人拽走了打。”

    谢俞说:“你太慢了,你那叫打架吗。”

    三个人蹲在路边,沈捷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烟,点上冷静冷静。

    刚才那个屠杀场的画面实在是太震撼。

    他在心里把绝对不能惹的人物名单又调整了一下,决定把谢俞排到疯狗前面。

    贺朝打架,走的是凌/辱风,慢慢虐,期间还会发动言语攻击,刺激刺激对方,能让人萌生出一种求给个痛快的念头:“你还是打我吧求你狠狠地打我”。谢俞就不一样了,二话不说招招毙命,撂人跟撂白菜似的。

    贺朝说完又对沈捷说:“你看看你钱包,少钱没有。”

    沈捷把钱包从口袋里掏出来,打开给他们看:“都在,没少。”

    一张十块。

    崭新的。

    “……”

    “就这点钱?”贺朝觉得自己白费那么大力气,“就这点钱你早说啊,偷了就偷了。”

    谢俞也说:“就他妈十块?”

    沈捷:“我也想说啊,不是没有机会吗!”

    又聊了一阵,沈捷看看时间,得坐车回家,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就往公交车车站走:“谢谢两位大哥仗义出手,替我保住十块钱。明天见了,再不回去我屁股得被我妈打得开花。”

    天已经黑了,路灯一盏盏亮着。

    晚自习时间,校门紧闭,再想进学校估计得翻墙。

    贺朝拍拍衣服站起来:“走吧。”

    结果走了段路,不知道是谁先率先笑了一声,然后两个人突然一起笑,止都止不住,贺朝勾上谢俞的脖子,低声说:“操蛋,十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