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谢俞贺朝 > 32.第三十二章
    六张试卷摆在桌上,谢俞以为老唐要重点给他们讲讲这次月考卷。

    唐森却问:“你们平时喜欢打游戏?”

    为了装得像一点,就算是不怎么喜欢玩,也得点头。

    谢俞:“嗯。”

    贺朝:“喜欢,特别喜欢。”

    “我也尝试着去接触了一下,就是听说很流行的那个小游戏,贺朝,听说这款游戏你一直在玩,”唐森没提试卷,拿出了手机,“没想到你的口味还挺……天真纯情。”

    “天真纯情?”

    不太懂天真纯情这个四个透着古怪的字眼,是老唐从哪里得出来的结论。

    趁老唐低头摆弄手机的空档,贺朝用手臂碰了碰谢俞:“这是在说我幼稚?”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那还能怎么天真纯情,像老唐这种中年男人平时的业余爱好大概也就是下棋泡茶逗鸟,”贺朝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什么绝地枪王、恐怖战场,他肯定玩不来。”

    唐森边点开游戏边说:“我不觉得游戏不好,每个事物都有两面性,往好的说,它在使人放松娱乐的同时,还能够锻炼一个人的自制力。”

    贺朝不管三七二十一,点头附和:“是的,我也这么觉得,您说得太有道理了。”

    谢俞瞥见唐森手机屏幕上有抹极其眼熟的粉红色,从他眼前晃过去。

    不过也就瞥到一眼,唐森讲得兴起,又把手机放回去,继续讲:“这种控制自己的能力和意志非常重要,世界上的诱惑有很多,我给你们举几个例子……”

    贺朝听得犯困,偷偷把手伸到谢俞那边。

    谢俞低头:“干什么?”

    “掐我一下,”贺朝说,“我现在不太清醒。”

    谢俞手刚碰到贺朝手背,还没来得及掐,唐森把话题从自制力联系到学习,再把学习和游戏结合在一块儿——然后老唐把手机推了过来,看到粉红色的游戏界面,贺朝突然清醒了:“……”

    谈话谈了半小时,上课铃铃响唐森才放人。

    贺朝走出去的时候都忘了礼貌,连‘老师再见’都没说。

    谢俞很想笑,全程忍着。

    贺朝走得快,走出去几步又停下来,看见他这个样子,提醒他:“你别笑,我他妈现在心情很爆炸。”

    下午第一节课是历史,他们俩回去的时候历史老师已经到教室了。

    “快点进来,上课了,怎么还磨磨蹭蹭的。”历史老师边翻书边说,“上课铃响了就赶紧回座位上做好。”

    刚才在办公室里唐森向他们展示了自己换装游戏的等级,以及这段时间玩下来他的感悟,最后把游戏和学习做结合,希望能够唤起他们俩对学习的兴趣。

    “这个游戏,每一个关卡它会给你换装主题,然后玩家去思考……你再看看这道现代文阅读理解题,会发现其实做题目也是同样的……为什么这条裙子不行?为什么这个答案不对?你得去思考,然后去破解这个问题。”

    能够理解唐森的用意,他想用这种形式告诉贺朝学习也是可以变成有趣的‘游戏’。

    但是形式实在过于惊悚。

    台上历史老师开始讲新课。

    谢俞越想越忍不住,他本来趴下去准备睡了,忽然单手捂住脸,肩膀开始抖。

    贺朝满脑子都是唐森说的“这条裙子那条裙子”,扭头想问谢俞老唐是不是疯了,发现谢俞捂着脸一直在笑。

    “……”贺朝顿了顿说,“是兄弟就别在这种时候嘲笑我。”

    谢俞很显然选择了不做兄弟。

    贺朝只能选择把头扭回去,这个小没良心,眼不见心不烦。

    隔了几分钟,贺朝又忍不住凑过去跟小没良心说:“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

    “?”

    “为什么老唐等级比我还高?我堂堂一个人民币玩家……”贺朝说到一半又说不下去了,“老谢,你过分了啊,差不多得了,还笑?”

    贺朝很想去厕所蹲着来根烟,但事实上,只能从身上摸出一块糖。

    “我赌五毛,绝对是万达那个孙子。”贺朝扫了班里人一眼,“除了他还有谁,他那人,嘴巴闭着都漏风。”

    万达莫名其妙背了个锅,自己还浑然不知。

    月考卷改得很快,次日早晨大家陆续进校门的时候,排名情况表已经贴在了布告栏上,白底黑字,密密麻麻一整板全是名字。

    住宿生还不习惯精忠报国当起床铃,以及电台主持人姜主任每天早上长达二十分钟的演讲:“我们必须要奋斗,拿出自己全部的精力,不要让以后的自己后悔!”

    谢俞日常被吵醒,门外还有血气方刚的住宿生们正在进行晨骂运动。

    还有对门贺朝发过来的一条短信,估计刚被吵醒,短信上面只有一个字:日。

    隔几分钟,短信又来了。

    -小朋友,起了吗?

    -没。

    -我也没,熬过二十分钟接着睡。

    -你上午不上课了?

    -第一节老唐的课,让我缓缓。

    第一节课贺朝没去上,但是他的考卷又开始在班里传来传去。

    “这要是把朝哥做过的语文试卷都装订成册,简直就是快乐的源泉,”刘存浩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他还牛逼的解题思路,还怼出题人……我去。”

    “你看他作文了吗,背影,写的是自己的背影,开头第一句——我觉得我的背影特别帅气,接下来一路狂吹八百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想笑死我,俞哥,你看了吗?过来一起看啊。”

    谢俞从来没有这么清醒地认识到,开学短短一个月,他的生活变得和之前截然不同。

    突然间——多出来很多种声音。

    这些声音霸道地、一点一点挤了进来。

    很吵,也很闹。

    贺朝掐准了语文课下课溜进教室。

    许晴晴正在发英语试卷,顺便提醒他:“你英语作业还没交。”

    贺朝刚走到门口:“什么英语作业?”

    “抄写下个单元的单词,每个单词抄四遍。”许晴晴说完,又把英语考卷塞到贺朝怀里,“这是你和你同桌的,你三十分,你同桌二十五。”

    两人成绩虽然旗鼓相当,但是比起批贺朝的试卷,各科老师更愿意批谢俞的,毕竟字好看,不会出现盯半天也不知道考卷上写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的情况。

    贺朝也不在意分数和错题,把两张纸卷卷成卷,走到谢俞身边,附身在他桌角敲了敲:“看什么呢。”

    谢俞头也没抬,说:“你的作文。”

    贺朝:“……”

    “传了一节课了,刚从八班传回来。”谢俞说,“对了,你多了个新外号,背影哥。”

    沈捷特意上课上到一半,用上厕所当借口溜出来,溜到三班走廊上蹲着,让万达他们把贺朝的试卷传到窗口给他,说他们八班同学对零分作文非常感兴趣。

    能传到八班去,贺朝不用问都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什么玩意儿,这么难听,一点都不符合我的才华。”

    贺朝正说怎么着也该给他取个大文豪什么的,万达就从门口冲了进来,他每次课间去厕所都要忍不住蹲办公室门口听个墙角,然后总带着一些半真半假奇奇怪怪的消息回来:“重大消息!朝哥,大事不好了。”

    贺朝把手里的试卷往桌面上一扔,不怎么当回事,但还是配合演出:“怎么了,不要急,慢慢说。”

    “学委拿着试卷去找老唐,说为了提高班级平均分,他想要单独对你们两个人进行辅导,”万达把自己在办公室里听到的消息精简地提炼了一下,“还说要肩负起学习委员的责任,老唐还在考虑。”

    “他认真的?”

    薛习生不睡觉只顾着学习的谣言前几天已经破了,丁亮华一个灭火器下去,破了宿舍怪谈和熊猫谣言。

    学委的确热爱学习,也没有到那种不要命的地步,他那只是第一次出校,认床导致失眠,睡眠不足。只不过由于学习态度过于端正,所以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薛习生从办公室回来倒是没说什么,看样子老唐应该没答应。

    上午几乎每堂课都是分析试卷,数学课有两节,连在一起,讲完试卷之后数学老师问:“都听懂了吗?”

    贺朝凑热闹:“听懂了。”

    数学老师直接捏着还没来得及放的粉笔头,往最后一排扔:“某位同学,别又自己以为自己听懂了啊。”

    贺朝最近上课确实老实很多,游戏也不怎么见他打,估计是上次被老唐整出了点心理阴影。

    但是贺朝一不打游戏就格外烦人,从万达那里学来了手相算命技能,非让谢俞伸手,说他已经学成,算得可准。

    挨到晚自习的时候谢俞终于忍不住了:“你的臭男人呢?不打了?”

    贺朝一愣。

    “啊,”也不知道臭男人三个字戳到了贺朝什么点,贺朝往后靠,半响才说,“那个啊,不打了。”

    一直到晚自习下课铃响起来,贺朝也没再吵着要给他看手相。

    晚自习下课,走在路上,贺朝才突然说:“臭男人玩不了了。”

    突然来这么一句,谢俞没太听懂什么意思:“什么?”

    尽管路灯亮着,四周还是有些暗。

    “我妹,她改密码了,”贺朝往前走两步,语气平淡地说,“……其实吧,游戏账号是我盗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