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谢俞贺朝 > 34.第三十四章
    顾雪岚生日就在后天。

    谢俞不回去住倒也不是因为心理承受不行,他就是舍不得宿舍床底下那整整一箱子的学习资料。

    贺朝听完“哦”了一声,然后没头没脑地来了句:“生日快乐。”

    “……”

    贺朝明显还想说什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话才开了个头,被杀手无情打断。

    “行了,可以了,谢谢你。”谢俞对着贺朝做了个五指收拢的动作,“收。”

    “你这个动作,跟沈捷给我发的表情包好像。”贺朝学了一下,又把手指撒开,“放。”

    谢俞:“……”放你个头啊。

    唐森刚才布置的语文作业贺朝压根不知道是什么。

    他又坐在座位上浪了一会儿,然后拍拍前座同学的肩,把那位同学的作业记录本借过来抄了一遍。

    前座同学十分不解,全班都知道贺朝基本上不做作业,于是大着胆子问:“你......要做作业吗?”

    贺朝边抄边说:“万一呢。说不准,看缘分吧,说不定哪门作业看着觉得特别顺眼,缘分到了挡都挡不住。”

    那位同学估计也是头一次听到这种一本正经的“作业随缘论”,叹为观止。

    贺朝抄了两份,把记录本还给前座,又把其中一份拍在谢俞桌上:“拿着,万一奇迹出现呢。”

    谢俞低头看了眼纸上认都认不出来的狗屎字,心说看都看不明白,奇迹会出现就有鬼了。

    他把纸叠起来,一时找不到地方扔,随手塞在衣兜里,就听贺朝又问:“你生日什么时候?”

    谢俞把脸转回去,实在是看着他心烦,刚才走廊上的阴影仍挥之不去。一排窗口,整整齐齐探出来一排脑袋,目瞪口呆表情微妙地看着他们。

    万达甚至还遮住了眼睛,一副非礼勿视的样子。

    他长这么大没跟谁传过奇奇怪怪的绯闻,碰到贺朝以后发现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周末留校的同学,严格遵守住宿生守则。”唐森找了张椅子坐下,看起来是要跟他们聊到放学,“我们要相信科学,上周周末宿舍楼的事我差点忘了......万达你别低着头,真是看不出来你们那么有想法。”

    秋后算帐。

    他们班唐老师反射弧特别长。

    有时候以为他是真的不计较,结果等他们放松警惕,感觉一切已经过去,风平浪静岁月静好的时候,突然被老唐抓走训话:“哎,你们上个月......”

    “说一下会死啊,”贺朝侧着头看谢俞,也往下俯身,跟他在同一水平线上,伸手想碰他头发,“你什么时候生日?”

    谢俞说:“会死。”

    贺朝没继续执着这个问题,没几分钟,话题从生日日期变成了“你几几年的?肯定比我小。”

    谢俞现在对这个“小”字特别敏感,比如“小朋友”。

    于是谢俞坐起身,脸色不太好,反问:“怎么就小?哪儿他妈小了?”

    结果两人对比了出生年份,贺朝足足大了他两岁。

    “叫哥,”贺朝笑着说,“说了你小你还不信。”

    谢俞总感觉贺朝在给他下套。

    贺朝翘着腿往后靠,身下椅子前脚翘起来,姿态懒散,重心移到后面,整个人看起来有点晃。

    贺朝抬头往前看,目光穿过前排同学的后脑勺,直直地落在黑板上,黑板上是几行字迹端正的板书,耳边唐森念经的声音突然离他越来越远。

    半响,谢俞听到贺朝轻描淡写地说:“你肯定比我小啊,我初三重读了。”

    谢俞第一反应是:难怪贺朝这种成绩上高中还没人说他作弊。

    当年谢俞弊□□号传遍全年级,贺朝却屁事没有。

    原来是重读。

    重读就说得通了,一个成绩贼差的学渣,重读加上狗屎运,这才摸到了高校的尾巴。

    谢俞看着贺朝那副散漫的样子,手里捏着笔,几根手指捏着它转圈。

    贺朝桌上还摊着那张十分数学卷,订正倒是订正了,只是大概抄两行就走一会儿神,而且字迹凌乱,看起来乱七八糟。

    谢俞有点好奇:“你重读了几年?”

    “......”贺朝说,“一年,怎么了。”

    谢俞:“没什么,我以为你这样的起码三年起步。”

    贺朝觉得这话听着不是很舒服:“我哪样?你不是跟我差不多吗?倒二,能不能摸着你的分数说话?”

    说话间,下课铃响。

    大家欢呼雀跃,万达更是站在椅子上挥着试卷喊:“解放了——解放了同志们!”

    唐森演讲中断,摇摇头,站起来叮嘱最后一句:“今天值日生把教室打扫干净再走啊。”

    谢俞没什么东西要收拾,贺朝周末还是住校,坐在椅子上继续晃,甚至后仰着冲他摆摆手:“小朋友再见。”

    谢俞没说话,经过贺朝身后的时候抬脚直接踹上去,干脆利落:“你再叫一句试试。”

    贺朝瞬间失衡,眼看着就要连人带椅子往后栽,还好反应快,倒下去的时候找到最帅气落地姿势,一只手撑在地面上:“......卧槽。”

    椅子顺势倒下,砸在地上发出“砰”一声巨响。

    万达挥试卷挥了一会儿,心血来潮把试卷折成了纸飞机,放在嘴边哈口气:“——冲啊,飞翔吧自由的小鸟。”

    刘存浩看到了,也把桌上那张数学试卷折起来:“达达,我给你看个更厉害的。”

    唐森这才刚走到门口,班里已经乱成这样,他双手背在身后,手里拎着杯中老年养生茶,感慨道:“年轻人,真是有激情......”

    谢俞什么东西都没拿,反正睡两晚就回学校。

    顾雪岚倒是比较上心:“你就背个书包,把作业啊什么都带上,其他家里头都有。”

    “知道了,我自己看着办。”谢俞浑身上下除了手机和零钱就是那张忘记扔的奇迹作业纸。

    出了校门,确定没有什么钟家司机开着豪车等在门口,这才往公交车车站走。

    “天那么热,让人来接你还不愿意,非得晒着大太阳人挤人,”顾雪岚说,“......你路上小心点。”

    谢俞“嗯”完挂了电话。

    谢俞对生日其实没什么概念,他记忆里的生日没有蛋糕,不管是惊吓还是惊喜都没有,不是什么热闹的场面。

    只有一碗热腾腾的面。

    为了节省开支,顾女士自己不过生日,但是每年谢俞生日,顾女士都会给他下一碗面。

    吃下去混身都感觉热,说不出什么所以然,只觉得整个人都暖和起来。

    钟杰周末倒是回来了,他上大学之后除了学校就是跟着钟国飞在公司实习,很快就要接手公司。

    谢俞来钟家三年,没起什么风浪,不声不响,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他是扶不起的阿斗,钟杰除了不爽,心里还隐隐有几分快感。

    “听说你这次月考考得不错?”谢俞一进门,钟杰就阴阳怪气地问。

    谢俞换好鞋,手扶在鞋柜上,低着头看不太清楚表情:“过奖。”

    顾雪岚从客厅走出来,知道儿子今天回来,正巧钟杰也在,她亲自下厨做了好几道菜:“饭菜已经好了,赶紧过来吃饭。”

    钟杰坐在沙发上冷笑一声,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大概是受到贺朝的影响,谢俞发觉自己脾气变好了很多,在“你气我不气”的生活态度下,这顿饭居然安安静静地吃完了。

    而钟杰发现谢俞变得越来越难对付,从一点就炸变成冷言冷语回击,这次回来直接无视他把他当空气。

    饭后,顾雪岚拉着谢俞,打算切几盘水果,让他们带到楼上去吃。

    谢俞帮着她一起洗水果,两人挤在厨房间,水流冲在手指上,有点凉。

    两个人之间话不多,基本上问一句答一句,最后陷入沉默。

    谢俞洗好最后一颗苹果,给顾女士递过去。

    “你先把这盘给你钟叔叔带上去,”顾雪岚说,“他这几天公司事情特别忙,一回来饭都没吃几口就在书房待着。”

    钟杰也在二楼书房,谢俞走到书房门口听到里面激烈的争吵声——透过门板,有些闷,尤其是钟国飞无力又恼怒的声音。

    “我盼着你好,你呢,你能不能也盼着我点好?!你顾阿姨能陪着我过日子,我很感激她。”

    然后是钟杰带着嘶哑的一句:“那我妈呢——?!她去哪儿了?现在这个家,她算什么,我又算什么?!”

    不知道这个话题又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三年来没完没了。

    谢俞觉得这两个人说话声有点吵,他低头用牙签插了一小块儿苹果,放在嘴里,吃着有点酸。

    顾雪岚听到楼上吵闹声,连手都顾不上擦,上楼劝架。

    “你别去,”谢俞站在书房门口,一只手端着果盘,另一只手握在顾雪岚胳膊上,“让他们吵,喜欢吵就吵个够。”

    顾雪岚怎么能不管,她急急忙忙推门进去。

    又是不得安宁的一个夜晚。

    谢俞站在花洒下,浑身淋得湿透,闭着眼睛尽量忽视外面那些声音。

    他抬手抹了把脸,关掉开关,拉开移门走出来,水珠顺着头发往下淌,划过脊背,最后汇在瓷砖地面上,被暖光灯打出一丝颜色。

    把换下来的衣服扔进脏衣篓之前,谢俞习惯性摸摸口袋里有没有什么遗忘的东西,然后他摸到那张叠成方块形的纸。

    上面是贺朝东倒西歪、笔锋恨不得飞出去、可遇不可求的字。

    谢俞盯着认了半天,一个字也认不出来。

    他随手把那张纸翻过来,发现反面还画了一个笑脸。弯弯的嘴巴斜上去一笔,看上去有点贱。

    谢俞看着看着,突然靠在水池边上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