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谢俞贺朝 > 60.第六十章
    每次考试成绩出来, 总有几家欢喜几家愁,不过吴正教了这么多年书, 第一次碰上像贺朝这种,明明拿着“愁人”的成绩, 却硬是凭本事挤进“欢喜”队列里。

    很服气。是个人才。

    服气得吴正没忍住,往最后一排连扔好几个粉笔头,边扔边说:“贺朝,你这心理素质……我掰着手指头再往上数三届都未必能找到一个能比你强的。”

    “过奖过奖,”眼看着粉笔头迎面飞过来, 贺朝笑着说, “也就一般优秀。”

    “——你小子,真当我在夸你?”

    有截粉笔头偏了几度,正好砸在谢俞桌角,‘啪’地一声落下来, 又滚到地上。

    谢俞本来还在发愁, 男朋友怎么考来考去还是这么点分, 以后难道真的去开挖掘机,听到这句, 没忍住撑着脑袋笑了:“……傻逼。”

    “好了, ”闹也闹过了, 感觉到大家的情绪比刚才活跃一些, 吴正拍拍手, 示意大家安静, 开始分析试卷, “一次考试成绩算不了什么,这套题难题其实不大,为什么平均分那么低?我看了一下你们失分点……”

    吴正拿着试卷,在黑板上抄题目,抬手就是一个方方正正的立方体。

    谢俞低头把那张考了四十几分的数学试卷往桌肚里塞,也没事干,趴在桌上打算睡一会儿。

    刚趴下去,手腕被心理素质优秀的同桌拿笔戳了两下。

    谢俞的脑袋慢慢吞吞动了动,头枕在手臂上,侧过脸看他。

    贺朝也趴着,姿势跟他差不多,两个人就这么在课堂上互相对视了几分钟。

    明明一言不发,谁都不说话,但只要视线缠绕在一起,心底某块儿地方就慢慢沦陷下去。

    少年背对着窗外的阳光,闲散的样子,嘴角轻微向上勾起。

    谢俞看了一会儿,没忍住先动了手,伸手把贺朝胸前没拉好的拉链规规矩矩地拉到最上面:“哥,勾引谁呢你。”

    “我哪敢,”贺朝低头看看谢俞还搭在他衣服上的手,没想到小朋友占有欲还挺强的,笑笑说,“只给你看。”

    三班这次各科平均分还是老样子,全年级数一数二,倒数的数。

    成绩比较拔尖的除了薛习生就是许晴晴,不过他们那点分数在平均分面前也不够看。

    语文作文是议论文,中午语文试卷刚从老师办公室被课代表运过来,大家一拥而上,不过都不是找自己考了几分:“——朝哥的试卷呢?我们的快乐源泉。”

    谢俞刚睡醒,闻言抬起头,看到贺朝在讲台上捍卫自己的试卷,讲台上乱得不行,好几张试卷都掉在地上还被人踩了几脚。

    然后罗文强和刘存浩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架着他往外走,边架边回头喊:“快,兄弟们快翻!”

    贺朝没跟他们动手,直接被架出了班级,站在班级门口哭笑不得:“过分了啊,人和人之间能不能给点尊重?零分作文有什么好看的。”

    议论文,就算跑题跑出地球也没办法再像“我的背影特别帅气”那样胡扯连篇,只不过贺朝通篇下来论点和论据之间毫无联系,生拉硬拽凑到一起,也算是一种奇观。

    试卷传了一圈,总算在上课前传了回来,万达没敢给贺朝,直接往谢俞桌上扔,笑得肚子疼:“厉害厉害,非常厉害,见识到了传说中的睁着眼睛说瞎话。”

    谢俞扫了两眼,觉得起码比上次那篇“背影”强多了:“有进步啊哥。”

    贺朝问:“真的吗?”

    谢俞手里捏着支水笔,简单点评道:“撇开议论的内容不谈,起码你还知道该写一篇议论文。”

    看前两段确实还好,虽然不知道和论点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谢俞正想夸一夸鼓励鼓励,但是他往下接着看冷不防看到一句‘贺朝夫斯基曾经说过’。

    谢俞沉默一会儿,又把试卷折好了放到贺朝手上:“假的,拿着滚吧。零分实至名归。”

    “……”

    周一几乎每节课都在讲试卷,讲到最后一节课大家早就已经昏昏沉沉,如梦似幻,放学铃响的时候都没人意识到放学。

    还是贺朝站起来喊了一嗓子“老谢,吃饭去”,其他同学才反应过来,陆陆续续收拾东西往外走:“唉,走了走了,回家迎接混合双打。”

    刘存浩悲叹:“突然发现住宿真好……可以续四天命啊。”

    谢俞起身说:“你还是抓紧时间看看火葬场哪家强比较实在。”

    刘存浩:“……”

    贺朝跟谢俞两个人溜出去吃饭,走到学校门口发现周围这些饭馆又出了新策略,尤其状元楼门前还挂起了横幅,红得耀眼,迎风飘扬:热烈庆祝二中考生期中考试出成绩!全场八折!欢迎新老顾客品尝!

    “他们一点都不了解广大考生,”贺朝摇摇头说,“你看没看到刚才耗子收拾东西那个磨蹭劲,恨不得留下来跟我们一块儿上晚自习。”

    “看到了,要死要活的,”谢俞说,“他现在还没走?”

    贺朝边掏手机边说:“没走吧,应该还在教室里挑火葬场?等会儿……我拍张照,发给他看看。”

    刘存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准备踏出教室,收到这张照片简直崩溃。这两位大佬一个冷酷另外一个皮,存心不想让他好过。

    倒是万达见缝插针,摁下语音键就冲那头喊:“——朝哥,帮我带杯奶茶!”

    校门口围着一大批来接孩子的家长,车喇叭声此起彼伏,周围环境太嘈杂,加上万达口齿不清,贺朝听了两遍猜听清:“什么茶?”

    谢俞没听,但是猜也猜得出来:“奶茶吧。”

    就像谢俞当初没有想象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坐在金榜饭馆里吃饭一样,他也没想过有一天,会站在复旦奶茶小店铺门口排队。

    “男朋友,打个商量,”谢俞站在贺朝身边,周围都是群小姑娘,时不时偷偷往他们那边看,“你在这买,我先走。”

    贺朝一手拿着单号,一手拉着谢俞的手腕,把人拉回来:“有没有良心,你还真走?”

    谢俞本来是真打算走,但是后面那群女生骚动一阵,站在最中间的那个被其他人联手推了出来,挺清秀的一个女孩子,脸红着又朝着他们这里走了两步,直接走到他们前面:“……那个。”

    谢俞眉头一挑,停在原地不动了。

    女孩子说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对着贺朝,等到对方也回望过来,又害羞似的别开眼,态度表达得很明显。

    谢俞心说,贺朝这个人得亏是住校,不然成天在外面乱晃……

    谢俞脑补都还没来得及脑补完,就听贺朝冲那位女孩子抱歉道:“不好意思,不让插队。”

    “……”

    周围安静了好几分钟,掉根针到地上都能听见得那种。

    队伍已经排到他们这个号了,那女生站在他们面前,僵硬的后背正好挡住取餐口。

    在这片古怪又安静的氛围下,只有奶茶店店员喊:“18号,一份招牌奶茶。”

    贺朝极其自然地把手里拿张票递过去:“这里。”

    如果沈捷在这儿,肯定又要把“不扫码”那个故事拿出来说一遍,简直就是尴尬重演。

    贺朝提着奶茶走进学校,上了两级台阶,发现某位小朋友走得慢,还落在后面,于是蹲在台阶上等了一会儿:“想什么呢。”

    谢俞随口说:“在想你怎么找到的男朋友。”

    刚才走了一路贺朝自己也回味过来了,他抓抓头发说:“我有时候是挺……沈捷也说过我好几次。”

    不扫码不插队这都还算好的,以前初中有女孩子跟他说想做朋友,因为害羞,也没直接说男朋友,含糊不清暗示了一大堆。他没听出来,当场回了一句:好,以后大家就是兄弟。

    结果等那女孩子哭他才知道到底是哪个“朋友”。

    楼梯转角处的灯亮了两盏,贺朝顿了顿又说:“但是你不一样,因为喜欢你喜欢到……就算再迟钝。”

    再迟钝也逃不开。

    贺朝没说完,自己也觉得这种情话太腻歪,尤其现在还在公共场合,说到一半戛然而止,站起来准备回教室:“走了,万达还等……”

    话虽然是没说完,但傻子也听出来什么意思。

    贺朝刚转过身,谢俞就在后头来了一句:“朝哥,接个吻吗。”

    贺朝差点一脚踩空。

    放学后,教学楼里走得没什么人了,他们俩站在楼梯上说了这么久,一个人也没碰上。

    谢俞被贺朝拽着,贺朝带着他上楼之后又往右边转,直接推开一间离楼梯口最近的教室门。

    谢俞只来得及看到一眼这个空无一人的陌生教室,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等他回神,人已经被贺朝压着抵在墙上。

    门大剌剌地开着,两个人卡在门板和墙壁砌起来的狭小空间里。

    “有点刺激,”谢俞凑在贺朝耳边问,“就这儿?”

    “……”贺朝低头说,“其实这儿不太合适,不过我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