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谢俞贺朝 > 89.第八十九章
    “喝了多少。”

    “五、六瓶?”

    “……你挺行啊, ”谢俞皱眉,等那帮人走了才松开手,“让你别抽烟,你改喝酒, 开拓新思路?”

    贺朝看着他, 没说话。

    谢俞看到他嘴角那片淤青, 正想说“还打架”,贺朝伸手,把他揽进了怀里。

    “别动,”贺朝额头抵在谢俞颈窝处,低声说, “不抽烟, 我就抱一会儿。”

    街道上空旷又寂寥,酒意被寒风吹得散去大半。小朋友穿了件羽绒服, 宽松厚重, 抱起来手感挺软,跟他脸上那副不耐烦的表情截然不同。

    路边两排街灯一直延到天边,就像点点星光, 撒碎了、融在这片夜色里。

    抱了一会儿, 贺朝才问:“你怎么来了。”

    谢俞:“来给我男朋友收尸。”

    贺朝酒醒, 牛皮也吹得利索了:“以你男朋友的酒量,再吹十瓶都没问题。”

    “……你别找揍。”

    贺朝贫了几句, 没再说话, 阖上眼, 这时候才真正觉得——过去了。

    都过去了。

    算解脱吗?贺朝想了想,觉得也谈不上。

    但他逐渐开始明白老贺为什么当初不拦着他,就随他去,看他在原地毫无章法地、甚至用了最偏激的方法解决问题。

    被人拉起来、跟自己站起来是两码事。

    “回去吗,”夜里气温太低,再站下去指不定第二天得感冒,贺朝松开手说,“这边不好打车,得去前面路口。”

    谢俞犹豫了两秒。

    他出门的时候顾女士早都睡下了,也就没跟她打声招呼,现在回去、到家都快接近凌晨,反而不好解释。

    贺朝侧头看他一眼:“那去我家?”

    贺朝家里没人。

    老贺前几天刚走,在几个国家之间连轴转,总共回来歇了不到半个礼拜。看到他那份期末成绩单,什么话也没说,把单子扔在桌上,拉着他下了盘棋。

    “不管你选那条路,怎么走,”落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老贺沉声说,“我都相信你。”

    谢俞在车上睡了一会儿,等快下车才被贺朝叫醒。

    贺朝下车付钱,然后绕到后座,手撑在门上,不太忍心把人叫醒。最后弯下腰、俯身在他嘴角亲了一下,喊他:“到了。”

    贺朝家里整理得很干净,是那种没什么烟火气的干净。除了家政阿姨每周会过来收拾一次之外,平时基本没什么人出入。

    谢俞坐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看贺朝收拾客房,他等了一会儿,耐心耗尽,拖鞋都没穿,赤脚踩在地板上,走过去问:“你房间哪间?”

    “……”

    贺朝毕竟喝了不少酒,还是怕自己克制不住,没想到面前这位小朋友胆子倒是大得很:“你不怕我今晚就办了你?”

    谢俞靠着门看他,丝毫没有身为客人的自觉:“我的意思是,你,睡客房。”

    谢俞说是让他睡客房,看看时间也快凌晨两点,没再让贺朝花时间收拾房间。

    都这个点,没精力想其他事。

    贺朝简单洗完澡,拉开浴室门走出来的时候谢俞已经阖上眼睡着了,头发遮了半张脸,呼吸清浅。

    小朋友躺在他的床上,敛了所有戾气,看起来特别乖的样子。

    贺朝强迫自己挪开眼,心说刚才的澡大概是白洗了。

    谢俞睡得浅,浴室的流水声停的那一刻,他动了动手指,潜意识里隐约觉得自己还漏了件什么事没做。

    ……没跟顾女士发个短信报平安。

    但他又想,大半夜的,钟家那帮人基本都已经睡下,应该没人会注意。

    谢俞出门的动静确实不大,但走得急,恰好被夜里起来喝水的阿芳撞见。

    他前脚刚出门,后脚几个佣人就聚在一起,阿芳没看清楚是谁,以为是钟杰半夜又闹什么脾气:“是钟大少?”

    “不是吧,大少今天没回来。应该是二少,哎唷,这都几点了还出门——”

    钟家事多,谢俞半夜出门这种情况又前所未有,几名佣人都在猜是不是吵架了:“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又吵了?”

    “太太最近想给二少请家教,二少不是不乐意吗。”

    “二少这次期末成绩……”

    钟家大厅亮着几盏小灯,厅里几个红木柜架上都是各地淘来的古玩。

    几名佣人小声议论着,正要回房,被不知道什么时候顾雪岚吓了一跳。

    顾雪岚身上披着件外套,看起来面色有些困倦。她站在楼梯口,扯了扯往下滑落的外套,问:“怎么回事?”

    顾雪岚这几天睡眠质量都不是很好,听完原委,愈发觉得头疼,她抬手按压额角,消化了一会儿才说:“行了,你们去休息吧。”

    谢俞这几年干了不少让她操心的事,尽管很多事情也有自己的想法,但说话做事还是会为她考虑,哪怕再不耐烦她问东问西,出门都会告知她一声。

    这种不经意间展露出来的、让人难以置信的温顺,常常让她有种错觉……仿佛站在她跟前的,还是小时候那个喜欢缠着她的谢俞。

    顾雪岚回房之后,根本睡不着觉,脑子里止不住开始胡思乱想,压着怒气给谢俞打电话,打了好几通都是无人接听。

    她胸腔里那股火气被这几声“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浇灭了。

    “怎么,”钟国飞半梦半醒间发觉边上空了,睁开眼就看到顾雪岚身上穿得单薄,坐在床边对着电话发愣,“……很晚了,还不睡?”

    顾雪岚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还是睡不着,又轻手轻脚起身,无意识地往谢俞房间走。

    等推开那扇卧室门的时候,自己都被自己的做法惊得愣了愣。

    她从来不会去翻谢俞的东西。

    即使以前在黑水街条件不好,二手书桌抽屉上的锁形同虚设,拉开就能看到摆在里头的日记本,也没动过偷看的念头。

    从小接受的素质教育,让她在这些方面变得冷静且克制。

    但现在——

    顾雪岚心说,她可能会为了能了解谢俞到底在想些什么,做些出格的事。

    谢俞房间整理得很干净,顾雪岚走进去,目光掠过桌椅、电脑,最后停在那床略显凌乱的被子上。

    手机就落在床边。

    顾雪岚犹豫了一会儿,手伸出去,又堪堪停住。

    顾雪岚疲倦地叹了口气,正打算收手,手机屏幕却陡然间亮了。

    -谢老板,我这几天思前想后,我觉得这事还是得跟你妈说一下,你这样装下去也不是办法,你高考打算怎么整……

    周大雷盘腿坐在沙发上,真情实感地发完一封短信,觉得话没说全,又低着头在手机屏幕上继续敲打。

    ——从小不爱写作文的雷仔,为了兄弟可以写他妈的八百字。

    自己都被自己感动!

    周大雷这几天过得苦不堪言,心里藏着件这么大的事,打游戏都走神。

    前天去广贸帮梅姨卸货,听梅姨在那边念叨:“小俞这成绩这么搞的,这次还下降了一名,原来那个年级垫底呢,好好的垫着底,往前窜什么窜……”

    梅姨话说到一半,他手里那箱货差点没拿稳。

    周大雷低着头打完,点了发送。

    -咱就是成绩好!藏什么藏,藏个屎,就要让那个姓钟的傻逼知道人和人之间的差距,让他知道什么叫闭着眼睛也能上清华北大!

    -

    谢俞还不知道自己出这一趟门,家里都发生了什么。

    他早上醒过来就被贺朝压着弄了一通,躲得过醉酒躲不过晨/勃,谢俞大脑一片空白,高/潮后,贺朝咬着他的唇,问:“爽完是不是该到我了,用腿?”

    谢俞怀疑这人是不是想试这招想了很久了。

    贺朝动作没轻没重,谢俞红着眼眶被他咬得‘嘶’了声,手抓着身下的床单,隐隐从嘴里尝到一点血腥味。

    贺朝的手探下去,低声问:“回去怎么解释?想好了吗。”

    谢俞舔了舔嘴角上伤口,说:“打架。”

    “床上打架?”

    “……”

    谢俞没把这次夜不归宿当回事,结果从刚到钟宅门口,还没换鞋,就看到阿芳表情不太对劲。

    阿芳张张嘴,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摇摇头没说话。

    谢俞顺着她的眼神往客厅看,看到顾女士坐在沙发上——已经临近中午,她身上还是昨晚那套睡衣。

    顾女士很爱打理自己,就算不出门,也不可能大中午还穿成这样在家里呆着。

    谢俞嘴里那声“妈”还没说出口,顾雪岚已经站了起来。

    顾雪岚脸色很差,眼里泛着红血丝,起身的时候甚至僵硬地、不用手撑着椅背都站不稳。谢俞目光触在她手里紧握的手机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跳还是倏然间漏了一拍。

    紧接着手机屏幕亮起。

    短信预览栏里赫然是周大雷发过来的几条短信。

    顾雪岚一字一句地,声音近乎嘶哑,厉声问他:“这什么——你说话,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