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谢俞贺朝 > 92.第九十二章
    一群人谈天说地, 喝多了之后嘴上没把门, 话题从网络游戏聊到了各自的暗恋对象。

    男生之间的话题无非就是这些。

    但是这些微不足道的烦恼,在目前这个还没被时间拉长的、并不辽阔的世界里,显得举足轻重。

    “第一次见她,她抱着书从老师办公室里走出来, 低着头走路,差点撞上来……也没什么特别的, 就是抬头的时候冲我笑了一下,妈的, 我记到现在。”

    天台条件简陋, 椅子太不方便带上来,就在地上简单铺了几份报纸,边角用啤酒瓶压着。

    谢俞坐在铁门边,微微往后靠就能靠上去,伸手从塑料袋里拿了一罐酒, 手指扣着拉环拉开,边听边仰头灌下去几口。

    酒顺着喉咙滑下去。凉的。

    谢俞随手把啤酒罐往手边放的时候,掌心正好压在贺朝的手背上。

    万达心里也藏着个人, 这回喝得有点多, 又受到边上几个人感染, 跟着说了两句:“是啊,根本不敢告诉她我喜欢她……”

    万达平时聊八卦聊得比谁都多, 一旦知道点事压根就憋不住, 缝上嘴也能往外漏风, 却默默地把隔壁班那位女孩子藏在心里藏了那么久。

    谢俞听到这,侧头看了贺朝一眼:“你胆子挺大,当时怎么想的,不怕死?”

    贺朝听出来这是在说告白那天的事。

    他没说话,手不动声色地翻了个面,掌心朝上,五根手指挤进谢俞指缝间,直接扣住了他的手。

    然后贺朝说:“怕啊。”

    当然怕。

    所有小心翼翼的心情,控制不住的思绪。想靠近又不敢声张。

    但事后又庆幸自己大着胆子迈出了那一步。

    更庆幸身边这个人也同样……毫无顾忌地朝他走来。

    万达他们还在继续讲自己的悲情暗恋史。

    周遭光线太暗,没人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小动作。

    两三个易拉罐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最后顺着风往铁门上撞,正好撞到谢俞身边,他伸手把易拉罐捞过来,捏扁了往垃圾袋里扔,扔完想起来贺朝之前说撬门的事。

    宿舍楼顶楼这扇门常年封锁,为了防止学生出些什么意外,门上除了锁,还贴了张牌子,上面是疯狗亲笔写的四个大字“严禁出入”。

    “拿什么撬的?”

    贺朝不会承认自己上网找了一堆撬锁教程,然而实在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跟这把锁较了好几天劲,故作轻松说:“靠脑子,我随随便便就撬开了。”

    “……”

    谢俞心说,听你瞎扯。

    已经临近零点。

    谢俞喝完两罐,低头看了几眼手机,忙着回复微信消息。

    除了顾女士发过来的生日祝福,还有黑水街群聊里几十号人,排着队,一人一句“生日快乐”,刷了满屏。

    [梅姨]:十八岁的今天,你来到这个世界上,希望你能做你想做的事,去你想去的地方,幸福快乐每一天!

    [周大雷]:@xy,谢老板,恭喜你又老了一岁哈哈哈哈。

    ……

    消息太多,谢俞还在挨个回复,听到贺朝叫他“老谢”。

    谢俞把那句“谢谢”打完,点击发送,抬头就看到贺朝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礼盒。礼盒上绑着几根缎带,看上去并不大,约莫半尺高。

    “这什么?”

    “礼物啊,”贺朝说,“生日礼物。”

    谢俞把手机往边上放,接过礼盒。

    万达他们凑过来围观,尤其万达,作为‘谢俞生日会’参谋部部长,他对贺朝挑礼物的过程非常清楚:“朝哥挑了好久,简直废寝忘食,特别用心。说是神秘礼物,还不给我们看。”

    谢俞本来没什么想法,听万达吹成这样,也有点好奇。

    扯开缎带,除去包装纸的装饰,里面就是一个简单的纸盒。

    在所有人期待的眼神下,谢俞把纸盒拆开,等他看到里面的东西,半天没说出来话:“……”

    万达那个角度不太好,又往前凑了点:“什么啊,是什么。”

    他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你拿出来看,”贺朝挺自信,显然对自己这次挑的礼物特别满意,“开关在底座后面,七彩灯效,很酷炫的。”

    也只有这傻逼会用‘酷炫’两个字形容这玩意。

    谢俞深吸了两口气,才有勇气继续直视这份“酷炫”的礼物——

    水晶灯,造型是一块相当俗气的大爱心,水晶爱心上印了他们两个人的合照,就是校庆演出前坐在楼梯口台阶上拍的那张。

    四周不光印了一圈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花纹,还印着几行堪称傻帽一样的非主流字体:小朋友,缘分让你我走到一起。时光不老,我们不散。生日快乐。

    激光雕刻,视觉冲击力极强。

    ……看起来跟遗照一样。尤其酷炫的七彩灯光转换成白光的时候,黑白照片散发着惨淡的光芒。

    更难以置信的是这玩意儿居然还能放歌,一首十分具有年代感的《三百六十五个祝福》强硬地钻了出来。

    “我的心每天都藏着~”

    “一千四百四十多个思念~”

    谢俞额角狠狠地跳了跳,被这份毫无品味可言的礼物震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觉得今天不是把贺朝从天台上踹下去,就是他自己跳下去。

    “哥,”谢俞拿着那个水晶灯,最后还是极其缓慢地说,“……我真是谢谢你了。”

    万达恍惚地坐回去,自言自语说:“可怕,选来选去就选了这么个玩意儿?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直男审美?”

    丁亮华小声吐槽:“……智障审美吧?”

    贺朝浑然不觉。

    住校买礼物不太方便,他翘课出去过几次,但学校周边的店都没什么特色,最后无奈之下在网上看了几家店。

    看到这款水晶灯的时候,他就觉得内心受到了触动。

    卖家封面上标着一行大字:这一次,他真的感动了!真的哭了!

    谢俞是挺想哭。

    不过绝对不是他以为的那种哭。

    “真的谢谢你,”谢俞决定献上自己最后一丝耐心,“你的眼光……很特别。”

    贺朝笑笑:“你喜欢就好。”

    万达把连埋进掌心,实在不忍心去看这个送礼物的画面。

    喝到最后,这帮人都忘了明天一早还有课。

    万达知道自己酒品不行,趁自己还有点理智就收了手。

    倒是丁亮华,平时闷不做声,喝了酒话比谁都多,站起来冲到围墙边一通乱喊,拉都拉不住。

    “我去,这也太猛了,”万达好不容易把人逮住,勾着丁亮华的肩推开门往楼下走,“我先把他送回去啊——”

    人陆陆续续走得差不多。

    贺朝起身,弯腰把天台上遗留下来的东西往垃圾袋里塞。

    谢俞看着贺朝忙活的样子,又低下头去看脚边那些空酒罐,想数数喝了几罐,结果头有点晕,数半天也没数清楚。

    贺朝把天台收拾完,出去的时候又从衣兜里摸出来一把新锁。

    谢俞扶着墙往下走了两步,回头看他,这人撬完锁还不忘买把新锁把顶楼这扇门重新拷上:“你很有想法啊。”

    贺朝说:“为了其他同学的人身安全。”

    凌晨一点,各自回寝室,贺朝开了门,正想说“晚安”,转过身,小朋友直接撞进了他怀里:“……你往哪儿走呢?”

    谢俞今晚没控制住,喝了大概有七八罐,喝的时候还没感觉,隔了一会儿,酒劲才泛上来。

    身上有点热。

    他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自己跟在这人身后,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寝室门口。

    谢俞抬手按了按太阳穴,刚想说“走错了”,下一秒就被贺朝捏着手腕,直接带了进去。

    谢俞喝了酒之后看起来异常的乖,凌厉的眉眼软下来,看着他的时候,眼里仿佛有股湿气。

    “闭眼,”贺朝被他看得几乎无法抑制,“乖,闭上眼。”

    谢俞后背抵着门板,阖上眼。

    贺朝顺着谢俞的眼睛一路吻下去,谢俞手腕还被他捏在手里,捏得发疼,两人的呼吸逐渐交缠在一起,激烈又缱绻地,直到谢俞挣了挣手腕,哑着声音、断断续续地叫了他一声:“……哥哥。”

    贺朝低声骂了一句,缓了缓才松开禁锢着他手腕的手,以为谢俞是要开门出去。

    然而谢俞没开门,一点点把校服外套拉链拉了下来。

    万达来敲门找他逛宿舍楼的时候,他没想那么多,随便套了件外套,现在脱了外套,里面还是睡觉时候穿的那件单薄t恤。

    谢俞随手把外套往地上扔,又凑近他,拽着贺朝的衣领把他往床上按。

    谢俞浑身都在烧,但脑子里意外地清醒,他张张嘴,吐出来两个字:“做吗。”

    “别闹,你喝多了。”

    “我没醉。”

    谢俞说着,几乎整个人跨坐在他腿上,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往后磨蹭了一点,又说:“做吗哥。”

    寝室里一片昏暗。

    借着从窗外透进来的光线,隐约能看到床铺上凌乱的被子,半边垂落到地面上。

    贺朝手掐在谢俞腰间。

    少年裸/露在外边的脊背紧绷成一道好看的弧度,再往上是凸起的肩胛骨,谢俞低着头,半张脸埋进枕头里,被弄得疼了才会溢出来两声低咽。

    压抑、又跟求饶似的。

    “操,”谢俞手抓着床单,指尖泛白,半天才说出完整的一句,“……你他妈慢点。”

    贺朝也低哑地“操”了一声。

    两人动作幅度大,床板支撑不住,发出暧昧的声响。

    青涩又急躁。

    不断冲撞、交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