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永恒圣王 > 第1600章 两个选择(四更)
    那只白猫望着不远处的龙凰真身,似乎想要挣脱月落老祖的怀抱。

    但月落老祖只是手掌微微用力,白猫的身躯就颤抖一下,神色痛苦,却强忍着不发一声!

    万族生灵都是一头雾水。

    不知道为何月落老祖会突然说起怀中的白猫。

    只有龙凰真身清楚,月落老祖怀中的白猫,就是他的大弟子,北冥雪!

    他终于明白过来,为何看到这只白猫的时候,他心中会掠过一丝异样。

    因为,这只白猫看他的眼神,就是北冥雪的眼神!

    因为龙凰真身不是青莲真身,与北冥雪没有真正的接触过,所以才没能第一时间,将北冥雪认出来。

    而且,就算是青莲真身,只是凭借一个熟悉的眼神,也不敢贸然相认。

    世间有六道。

    天道,人道,阿修罗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

    这六道之中,前三道为善道,一旦领悟,便是大神通。

    而后三道为恶道,若是领悟,为小神通。

    若是能将这六道尽数领悟,而且加以融合,便是绝世神通——六道轮回!

    月落老祖降下神通,将北冥雪变成一只猫,动用的神通,就是畜生道!

    畜生道降临,可以将人变成各种各样的畜生。

    除非有其他大乘老祖,动用人道大神通,将其重新度化成人,否则,很难恢复如初!

    畜生道,为恶道之一,极为恶毒。

    更何况,还是大乘老祖出手,去对付一个返虚道人!

    要知道,当初苏子墨面临最为凶险的情况,就是他在返虚境时,被半祖强者扼杀,险些丧命。

    而如今,北冥雪竟然被大乘老祖出手针对!

    龙凰真身很清楚,北冥雪经历这样的灾难,完全是因为他的连累!

    月落老祖的手掌,轻轻扼住白猫的脖颈,让她动弹不得,仍是笑着说道:“这个返虚境的少女,似乎叫什么北冥雪,荒武,你可认识?”

    “啊!”

    龙凰真身还没有说话,逍遥却惊呼一声。

    逍遥腾地一声站起身来,恶狠狠的盯着月落半祖,杀气腾腾,恨不得冲过去将她给生吞了!

    “你干什么,坐下!”

    银澜微微皱眉,将逍遥又按了回去。

    “姐!你出手将那个白猫救回来!”

    逍遥连忙传音说道:“千万别伤着那只白猫!”

    银澜摇头道:“就算没有那只白猫,我都敌不过月落老祖,更何况,要将那白猫安然无恙的救下来。”

    逍遥神色焦急,道:“那就让族长来,族长肯定能救出白猫!”

    “你先别急。”

    银澜道:“这件事,最着急的是你师尊!他不是很能耐吗,看看他有什么打算。”

    听到月落老祖这番话,万族生灵渐渐明白过来了,这个北冥雪,肯定与荒武有关!

    “北冥雪,似乎是北冥世家的人,荒武的大弟子。”

    “啊,我想起来了!近年来,崛起的一大妖孽,修炼武道,战力极强,据说已经得了荒武真传!”

    “怪不得,月落老祖会对一个返虚道人出手。”

    “这北冥雪在月落老祖的手中,除非荒武不顾北冥雪的性命,否则,荒武心存顾忌,怕是要妥协了。”

    众多修士窃窃私语。

    龙凰真身点了点头,道:“北冥雪,是我的大弟子。”

    “哦?”

    月落老祖故作惊讶的说道:“这么巧?”

    龙凰真身神色冰冷,只是静静的看着月落老祖。

    月落老祖哑然失笑,道:“荒武,这个少女的天赋不错,我也不想伤害她。若你想保住她的性命,就得答应我几个条件。”

    “放心,我的条件,不会让你很为难。”

    龙凰真身仍是沉默不语。

    月落老祖笑了笑,继续说道:“这样吧,别说我不近人情,我给你一个选择。你是要你的那具青莲真身,还是要你的弟子,你只能选一样。”

    这句话说完,人群中瞬间传来一阵躁动。

    “这怎么选?青莲真身修炼不易,即将踏入祖境,而且还是造化青莲,怎么可能放弃?”

    “但若不放弃,他的大弟子就得死!若是荒武选择青莲真身,怕是他今后都要背负着对弟子的愧疚。他虽然没杀北冥雪,但北冥雪却是因他而死!”

    “这一招真是毒啊!若是荒武见死不救,他的道心,恐怕都会被动摇!”

    “要么毁掉荒武的青莲真身,要么就是废掉他的道心!”

    不少旁观者,都看出了月落老祖的险恶用心!

    月落老祖怀中的白猫,突然一阵挣扎!

    就算月落老祖手掌用力,这白猫都不管不顾,只是拼命挣扎,眼眸中透着一股决绝!

    月落老祖指甲修长。

    白猫挣扎之下,她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刺入白猫的体内,流淌出一道道鲜血。

    雪白的绒毛上,血迹斑斑!

    可白猫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仍在奋力的抗争。

    它越是挣扎,流淌的鲜血就越多。

    但它仍不肯停止!

    在大乘老祖的掌心中,这只白猫的力量,显得如此渺小,但它却不肯放弃,撕咬着月落老祖的手掌。

    牙齿崩断了,就用爪子挠!

    爪子废了,就用头去撞!

    “唉!”

    一位修士轻叹道:“没想到,这个北冥雪的性情如此刚烈,不想连累荒武,竟是要一心求死。”

    “师姐!”

    逍遥站起身俩,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下意识的轻呼一声。

    龙凰真身望着奋力挣扎的白猫,眼眸中掠过一抹心疼和怜惜。

    月落老祖的心中,突然涌起一阵不安。

    再加上怀中的白猫,不断挣扎,她感觉到一阵烦躁,收起笑容,神色渐冷,道:“荒武,我给过你机会,这个选择不难,就看你放弃什么!”

    “我的耐心有限。”

    月落老祖寒声道:“若是这个白猫,给我惹恼了,我随时都能掐死她!”

    “北冥身为我荒武的弟子,必然会遭遇到无数的苦难和凶险,关于这一点,我曾经对她说过。”

    龙凰真身终于开口,道:“不过,这些苦难,不能太过!月落,你身为大乘老祖,对一个返虚道人出手,这就属于过了界。”

    “你给我两个选择,我都不想选。”

    龙凰真身望着月落老祖,停顿少许,缓缓道:“我想选第三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