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克鲁斯·比伯这么当面一问,私人特助便是禁不住,猛的一咽口水。

    不过,他还是立时道。

    “哦?真是如此么?”

    克鲁斯·比伯闻言,当即一挑眉,一脸的讳莫如深、不置可否。

    “是啊。州长。我刚刚已经吩咐手下的人去查探过了,整座州长府邸,并无半点儿异常。”

    私人特助用公事公办的语气,实话实说道。

    “唔——”

    闻言,克鲁斯·比伯不置可否轻唔一声,说话间,抬脚便欲向着外间而去。

    这事儿……

    他总感觉蹊跷。

    不亲自出去巡视核实一番,克鲁斯表示,他终是不能够放心。

    然而,就在这时,一高大、一娇小,二道身影,却正好一前一后相携着自外间,款款入得宴会大厅,一时间,竟是与克鲁斯·比伯狭路相逢。

    而这一高大、一娇小二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咱们的冷大总裁与苏默涵、苏同学二人。

    乍一见得二人,克鲁斯·比伯便是一怔,当即目光灼灼的睨向那抹娇小身影,眼眸之中,闪动着欢喜的光。

    想也不想,他便疾步上得前去,道。

    “冷总裁,苏,你们这是去哪儿了?”

    冷霆钧一听,就要炸。

    这该死的花孔雀是几个意思?

    居然称呼他家宝贝默默为苏。

    苏你个头啊,苏!

    分明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只要有他在,他便不会让这厮得逞。

    哼——

    抱着这样的想法,冷霆钧正欲张口怼上这位年轻的简州州长几句,歇了他觊觎他家宝贝默默的心,谁知,他才刚刚有这么一个想法,准备开口,便被身旁的娇小少女,给一把抢过了话头:

    “唔,刚刚觉得有些闷,便和冷霆钧一起出去溜达了一圈。怎么,这不可以么?”

    苏默涵状似不经意的道。

    一边说,一边冲着克鲁斯·比伯清浅一笑。

    纵使清浅,依旧惊艳了时光。

    这不,对面厢的克鲁斯·比伯,就被苏默涵这一笑,给惊艳到,生生晃花了一双眼,足足隔了有好半晌才冲着娇小少女摆手而笑:

    “不,不,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苏你溜达够了么?若是还没有,我再陪你一同去溜达溜达啊。”

    “不必,已经净够了。”

    克鲁斯·比伯热情似火,奈何娇小少女,却是一贯的清清冷冷、又淡淡。且异常之言简意赅。

    刹那间,如兜头一盆凉水,浇在克鲁斯·比伯的头上,将他原本的热情似火,给一股脑浇灭。

    “苏——”

    克鲁斯·比伯的笑容僵在嘴角,苦哈哈的正欲开口说些什么,娇小少女却又是抢先一步,径直截去了话头:

    “溜达就不必了。不过,我现在很想再跳一支舞,克鲁斯,你要同我一起跳么?”

    苏默涵淡淡挑眉,直直睨向克鲁斯·比伯道。

    只此一句话,原本被兜头浇了一桶凉水的克鲁斯·比伯,瞬间原地满血复活,笑意盈盈,连连点着头,道:

    “嗯嗯,愿意!我愿意的!苏,我当然是愿意同你共舞一曲的。”